“车闹”行为单独入刑的必要性分析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律所研究    律所文章
365bet体育在线备用 律所文章
  •   律所期刊
  •   律所文章
  •   律所讲堂
  •   律师随笔
  • “车闹”行为单独入刑的必要性分析

    周连勇、李小敏



    一、问题的提出

      “重庆公交坠江事故”发生后,交通运输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公共汽车和电车运行安全保障工作的通知》(交办运〔2018〕140号),以加强驾驶员安全意识和应急处置能力的培训、增设驾驶区域安全防护隔离设施等措施保障公交车运行安全。与此同时,类似乘客袭击驾驶员的事件却依然在各地不断上演,根据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22日表示,自10月28日至今,该类事件已发生多达十余起。如,11月18日,长沙387路公交车上,一名男乘客因误会而对公交车司机动粗,在15秒时间内连捶公交车司机18拳、踢4脚,11月20日,打人男子因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显而易见,公共交通领域安全的实现,仅仅通过交通运输部门加强防范措施,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然而,从过去的实践来看,各地在处理方式与处罚措施上却是五花八门的。1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公交车司乘冲突引发刑事案件分析”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显示,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0月31日被告人为乘客的司乘冲突案件中,案件量排名前五的罪名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55.77%),故意伤害罪(14.74%),寻衅滋事罪(14.74%),妨害公务罪(7.05%),盗窃罪(3.21%),其他(4.49%)。除了上述报告中作为刑事案件处理的之外,还有大量因没有产生后果、或者后果不严重的案件,涉案人员有的被罚款,有的被行政拘留,有的只是批评教育。各地处理的标准如此不统一,很大程度是因为《治安管理处罚法》与《刑法》均未对该类行为专门定性,公安机关与司法机关在认定上存在模糊与难度。
      问题在于,当乘客在正在行驶的公交车辆上,抢夺公交司机的方向盘,辱骂、殴打公交司机时,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已完全超越了司机个人的人身安全或者是笼统的交通管理秩序的范畴,对于此类“车闹”行为,是否有必要进行专门的刑法规制?


    二、“车闹”行为单独入刑具有现实必要性

    1、现行治安处罚对于“车闹”行为的规制存在空白。
      目前公安机关在对“车闹”行为作治安处罚时,主要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然而,作为第三章第一节“扰乱公共秩序行为和处罚”中的一种情形,该条款所保护的客体,无法涵盖“车闹”行为真正破坏的“公共交通安全”,依据该条款处置“车闹”行为,显然是不得要领的。然而,反观《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章第二节“妨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和处罚”,却无任何可以适用的条款。由此可见,我国现行治安处罚对于“车闹”行为的规制是存在空白的,在过去,劳动教养可以填补这一空白,但是,劳动教养被废止后,则需要《刑法》承担起更多对类似不法行为的惩罚任务。
    2、现行刑事司法对于车闹行为的规制存在局限。
      现行刑事司法中,考虑到“车闹”行为对于公共安全的危害,将其入罪的路径,通常是根据《刑法》第115条,定性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然而,作为重刑罪名,该罪虽不要求必须发生严重后果,但将“车闹”行为评价为“其他危险方法”,需与“放火、决水、爆炸”等行为性质相当,即要求行为本身足以造成不特定多数人重伤、死亡的后果或者致使公私财物遭受重大损失。然而,“车闹”行为发生时公交车内乘客、车外行人的数量、行驶路段、行驶速度等因素千差万别,不尽然能够与“放火、决水、爆炸”性质相当,一刀切地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显然有违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
      且,因行为人的主观方面辨识较为困难,司法机关往往以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等类似罪名折中处理,如此任意的定罪量刑,损害了《刑法》的严肃性,也大大降低了对此类行为的威慑力度。
      综上所述,对“车闹”行为单独入刑,既可以消除治安处罚与刑事司法之间衔接的空白,也可以弥补刑事司法现有的局限性,具有现实必要性。


    三、“车闹”行为单独入刑的规制路径
      建议在《刑法》第二章“危害公共安全罪”中增设条款,罪状的表述,可参考“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规定为“对正在驾驶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实施威胁、暴力或者其他行为,危及公共交通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法定刑期建议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相衔接,规定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版权所有:365bet体育在线备用_365体育平台有多少年了_365体育分析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